top of page

《郑浩千写周方正》"Cheng Haw-Chien on the Art of Chew Fang Chin"

郑浩千 博士 Prof. Cheng Haw-Chien


  • ⻢来西亚中央艺术学院院⻓

  • Former Principal of the Central Academy of Art and President of Central Research Academy of Art, Malaysia.


《郑浩千写周方正》

(文章1986年3月15日 于中央艺术学院)


周方正这名字常让人在脑海中浮现出一种造型的意念:方中带圆,端端正正地柠立着,予人一种稳住落实的感觉。


方正是我在台北政大念书时认识的,当时我们都在 “彩虹美术社” 很活跃,时常结伴去看画展,也经常出席画家与艺评家的演讲。有一个时期,我们还成了邻居。我们住在道南桥榜化南新村的竹林农舍,只相隔两家屋子的距离,方正有一辆破旧的脚踏⻋,每当在路上遇⻅我,便停下脚⻋,陪我步行,谈画,论画,兴致勃勃。


“彩虹美术社”的导师顾献梁与刘平衡对方正的半抽象表现很赞赏,并鼓励他往这方向发展。当时他的画以油画和彩墨为主,也时常在 油画和彩墨画之间选择徘徊,都不舍得放弃,这也成了他的苦恼。后来,他在孙云生(张大千⻔人)⻔下专心研究水墨画,曾经下了很大的心血,对水墨画的传统笔墨与技巧,都有相当的心得。


大学毕业后,他回到砂劳越家乡,由于生活环境的关系,他停下画笔好几年,但他无时无刻不在想作画,那段时期,他将所想的构图与题材都记在一册厚厚的速写簿中,也成了他以后创作的丰富泉源。


通过一段⻓时间的思想酝酿,他终于重提画笔,恢复他往日作画的狂热。于是,砂劳越 ”⻓屋“,伊班少女,达雅少女,都在他笔下 一一浮现,一种原始的浪漫与热带气息逼人而来。由于寻找作画题材,方正经常涉足深山野领,去探访及体验 “⻓屋” 居⺠的生活。当然,他的收获是丰硕的。后来,他辞掉待遇优厚 的工作,一心投注他的绘画创作,这种对艺术的执着,热爱与信心,是画家中少有的。


去年夏间,刘其伟教授应邀来中央艺术学院授课,下榻寒舍一月,方正常出示所作请教刘老,刘老对他的作品很感兴趣,与他讨论了许多有关原始艺术与绘画创作的问题,并鼓励他往此方向努力发展,使他对自己的创作方向增强了信心。


在处理人物画方面,方正善以简略概括的手法,加以变形夸张,通常以墨色线条果敢画出人物的脸部及其它部分的轮廓,再以淡墨及浓墨渲染邹擦衣裳,周围景物或背景明显地衬托出主题很有空灵虚实之感,在设色上,有时在墨色上赋以鲜艳强烈的颜色如石橼,石⻘,更觉苍莽泽厚,有时则略施淡彩,也不失古雅朴拙之趣。


观赏方正的画,是不宜用水墨画或水彩的⻆度来衡量的。其实,他作画的工具是多种材料的混合,在表现技巧上,也不拘泥于固定的形式。虽然如此,从他的一些作品中不难发现他⻛格的形成,也有脉络可寻。在某种程度上,方正是受到立体派的影响,如用锥形,球状等几何方式的分割,块状的用色,以及将物体分解及重组的表现手法,可⻅一斑。


以整体来看,方正的画⻛在综合各家之后,无意间已形成自己的强烈⻛格,他作画不投人所好,坚持自己的原则,也可说是 ”独特偏 ⻅,一意孤行“。 其实,在艺术的创作上,也正需要有这样的态度与执着,才能树立坚实的⻛格,对方正画⻛的肯定,我寄以无比深 远的期许。


方正是砂劳越艺术家协会的发起人之一,对当地艺术的提倡与推动有一定的贡献与影响。他的画作曾受邀在 “全国华裔画家作品联 展“ 中展出,古晋博物馆也曾订购他几幅作品珍藏。在友好的催促下,他将于四月十四日在古晋砂劳越博物馆敦拉萨馆举行首次个人画展,在此预祝他画展成功。 一九八六年三月十五日於中央艺术学院。


Source: 砂劳越晚报 《热情的奔投》。 1986年4月12日。

コメント


コメント機能がオフになっています。
bottom of page